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 > 《上海堡垒》坠落:真正热爱的,会在压抑之后慢慢浮现

《上海堡垒》坠落:真正热爱的,会在压抑之后慢慢浮现

关键词:上海堡垒 崔健 头条女神 夏日无处不音乐 港囧 上海 栀子花开 鹿晗 陈小春 冯小刚 小时代 花儿乐队 西游记之大圣归来 分手大师 夏洛特烦恼 一无所有 窦唯 乐队的夏天 王玉 哪咤 宫锁心玉 花 黑豹 万万没想到 音乐 何勇 于正 张楚 故乡 鬼吹灯 战狼 恐怖电影 逆袭故事   发布时间:2020-03-01 11:00:01
《上海堡垒》坠落:真正热爱的,会在压抑之后慢慢浮现

从8月9号上映到今日,上海堡垒的总票房共1.2亿,相较于3.6亿的投资,已注定亏损。

那个靠流量支撑起的影视高楼,正在逐渐坍塌,而真正优质的影片,会在废墟中慢慢浮现。

朋友圈流传着一个段子。

A问B,你有《上海堡垒》的枪版吗?

B说,我只有30分钟的版本,你要不要?

A一脸疑惑。

B说,录枪版的人录了30分钟,就实在坚持不住提前走了......

总之一句话,《上海堡垒》企图抱着鹿晗这颗流量大树,但在剧情的根上,烂透了。

天下苦流量久已。

我们把时间轴拉回到8年前,那个还算清净的年代。

《上海堡垒》坠落:真正热爱的,会在压抑之后慢慢浮现

2011年,于正导演的《宫锁心玉》一炮而红,将杨幂推上第一批流量女星的宝座。

同年,导演钟继昌将陈小春和杨幂凑到一起,拍了国产恐怖片《孤岛惊魂》,轮资历、演技,陈小春都无疑高初入娱乐圈的杨幂几个档次。

但当时电影的宣传却只有一个中心,杨幂。

“杨幂大胸艳压群芳”“孤岛秀身材,惊魂一刻杨幂成百变女王”,片方瞅准了杨幂的流量效应。靠着这些夸张的标题,以500万的成本低质的制作,收获近亿的票房。

投资商见证了流量的“威力”,也自此成为“流量”的拥磊。

我们数数吧,从2011年到2016年,流量们都为观众奉献了什么样的大片

《上海堡垒》坠落:真正热爱的,会在压抑之后慢慢浮现

当充满拜金欲的《小时代》能堂而皇之的登山年度票房前十,当剧情如白纸到处是恶俗段子的《分手大师》到了6亿的票房,靠网络段子拼起来的《万万没想到》也能到了3亿票房;靠着流量和宣传就能赚得盆满钵满,如果你是投资商,你会怎么做?

投资商不傻,他们将流量明星奉为座上宾,而把优秀的编剧推出门外。

冯小刚说:“中国有大批的垃圾电影,一定是有大批的垃圾观众。”

观众是没有选择权的,谁都想吃山珍海味,但厨师只给你上过期的窝窝头,吃完还按着你的头让你叫好,这不是一个良性的市场。

在壶里烧水,温度在到达沸点之前,蒸汽会慢慢聚集会发出嗡嗡的响声,只等到一个爆发点,所有的蒸汽聚成拳头,骤然爆发顶开壶盖。

2015年的《大圣归来》就是观众举起的第一只拳头。

《上海堡垒》坠落:真正热爱的,会在压抑之后慢慢浮现

15年的暑期档,《大圣归来》直接对垒的是《栀子花开》和《小时代2》。

一面是高高在上的“流量天团”,一面是孤注一掷的《大圣归来》,开映首日《大圣归来》的排片量只有9%,但生生靠着过硬的质量,一路逆袭从市场上啃下9.56亿的总票房。

接着是15年的国庆档,《夏洛特烦恼》对阵《港囧》和《九层妖塔》,同样10%左右的开映排片,在第五天逆袭成功,获得30%的排片登上日票房冠军榜单。

这个时候,影视圈的人似乎意识到了,观众并不像冯小刚说的那么“垃圾”,真正优质的电影他们会用真金白银去支持。

《上海堡垒》坠落:真正热爱的,会在压抑之后慢慢浮现

哪吒

之后有了《战狼》有了《红海行动》有了《哪吒》,所有大卖的电影,都不是流量撑起来的。

《流量地球》之后,《上海堡垒》的原著作者江南曾在自己的朋友圈炫耀“我的电影用了鹿晗!”

现在的江南,恐怕对这个名字避之不及,观众压抑了太久,流量不再是招蜂引蝶的鲜花,而是被观众避讳的“烂木招牌”。

鲁迅在《故乡》的最后说:“我想:希望是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所有值得热爱的事物,电影、音乐等,都是如此。

《上海堡垒》坠落:真正热爱的,会在压抑之后慢慢浮现

1986年,崔健在北京工人体育馆首唱《一无所有》,1994年,窦唯,张楚,何勇,唐朝带着中国的摇滚,去红磡体育馆震撼了整个香港;崔健、黑豹、眼镜蛇、呼吸、这些声音将那个时代引向摇滚的激昂。

那个时候的青年可能怎么都不会预想到,崔健们来的热烈走的也干净。

近几年,电视上再也看不到摇滚和乐队的影子,取而代之的是练习生们顶着千篇一律的脸在舞台上做着千篇一律的动作。

直到今年夏天,《乐队的夏天》再次点燃了沉寂的乐坛。

这个时代的青年可能也不会想到,在上个世纪就有这么优秀的乐队,原来一群中年人也可以爆发这么炙热的力量。

《上海堡垒》坠落:真正热爱的,会在压抑之后慢慢浮现

新裤子彭磊

大张伟在乐队的夏天对着彭磊说:“那些被练习的都不是你,只有摇滚舞台上的那些才是你。”

新裤子这些乐队被压抑太久,所以他们接触舞台,就像鱼接触水云回到天空,让我们都记住了他们。

真正热爱的,会在压抑之后慢慢浮现。

我的一个朋友王玉,高中的时候特别喜欢写作,梦想就是大学之后成为一名作家。

她家的经济不错,父母也很强势,在父母的主张下,王玉读了经济专业,毕业后成为市里一家知名事务所的会计师。

这是份很有前途的职业,但她不快乐。

她说,有的人生来就是天上的大鸟,伴着大鸟的是日月星辰;有的人生来是麻雀,一生都守着房子和屋檐。

王玉的屋檐就是写作。

在毕业后的第三个年头,她给我发来邮件,说自己辞职了,准备成为全职的作家。

这条路很难,脚下都是荆棘,但远方遍布着鲜花和阳光。

我相信她最后会成功的,真正热爱的,会在压抑之后慢慢浮现,而热爱的力量,会颠覆一切世俗的定律。

分享 2020-03-01 11:00:01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